--/--/--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08/05/25 (Sun) 一个存档


AB最近的连载导致我现在看这本小说直接笑的扭成麻花状||||


啊啊啊啊竟然在JUMP上弄这么惊天地泣鬼神丧心病狂的玛丽苏,你的神经是到底是怎么构造的!!!


中文版序

此次,我的小说处女作《兄弟》被翻译成中文,令我感到非常地高兴。我因这部作品而得以被认同是小说家,也因此得到勇气而写下之后的《长崎小调》①一书,并获得第一百二十二届直木赏文学奖。说起来,《兄弟》是令我难忘且值得纪念的一部作品。

这部小说是以我个人所经历的事情为题材写的,虽然有虚构,但没有谎言。如果读者认为全部都是真人真事也没关系,认为全是谎言也可以。

的确,到底应该坦诚到什么程度,是作者在写这部作品时不断在思考的,不过这一点应该是和读者没有关系的。

我只想按照我的意思,诚实地写写看而已。

当我知道大哥死了的时候,我在内心里轻声地欢呼:“万岁!”

我并不是不知道,那是多么非同一般且冷酷无情的反应,可是那却是我真真实实的感慨。因为我一直期待着大哥的死。

我想探索自己欢呼“万岁”的心理。这虽然成了我写这部作品的动机,不过,为了能从那个动机寻到正确的结论,这部小说必须从我欢呼“万岁”那点写起。而且要趁我那份由衷的感慨尚未冷却的时候。

我很怀疑是否在经过一年、两年之后,我还能身处在相同的感慨里。因为时间是会让人遗忘的,而遗忘是会让所有的事情都美化的。

我在大哥过世半年后,写下这部小说的第一行。之后,就是循着那第一行的感受不断地探索下去。

为什么我会欢呼“万岁”呢?为什么我会恨大哥恨到那种地步呢?

死后,被亲弟弟高兴地欢呼“万岁”的大哥,在弟弟的心目中究竟是何种面貌?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背后到底隐藏了些什么呢?到底是什么把大哥变成了那样一种畸形的怪物?说不定这一切都是弟弟本身造成的。而我们兄弟间的情义到底又是什么?我一面想着这些问题,一面写下去。

我思索的一切都是过去发生的事实。这部作品要写成私人小说②还是自传小说,并不是一个大问题。我始终只是想知道自己的那句“万岁”所蕴涵的意义。


写完之后,它成了一部数百页的小说。当我看着堆积如山的稿纸时,我有一种仿佛将埋在胸口的块垒全挖光了似的感觉。也就是说,我对大哥的所有爱憎全消失了,我感到胸口出现了一个很大的空洞。

我不知道那算是净化,还是解放?总之,我尝到一种很奇妙的愉悦。

虽然从该隐和亚伯③的时代起,兄弟阋墙的故事就出现在人类的历史上,然而我却从未想过要写自己和大哥的爱憎剧。我知道,就算那是多么离奇的故事,把兄弟不合的事情写出来,别人一点儿也不会感兴趣的。

其实我最想描写的是,大哥与弟弟这两个人所处的舞台,也就是日本这个国家,以及昭和④那个时代。

大哥是在昭和那个时代里所产生的魔鬼,而弟弟也是在昭和那个时代里被制造出来的。昭和的繁荣大大地影响了幻影般的弟弟,同时也把魔鬼愈变愈坏。大哥是弟弟,弟弟是大哥,如果一边是光,另一边就是影。在光影交错的背后,便是造成这两人活生生的国家与时代。

这虽然是一个私人的故事,但是如果能够让读过的人,透过兄弟这样平凡的关系而浮想起日本这个国家与昭和那个时代的话,便是我身为此书作者最大的欣喜。

在此,希望这部作品能对日本与中国两国间的了解与友好有所助益。谢谢。


中西 礼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未分類 | trackback(0) | comment(2) |


<<天雷又算什么 | TOP | 唉……>>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No title 

说老实的,我一边看一边囧一边喷

2008/06/12 23:05 | 鱼 [ 編集 ]


No title 

这就是AB创作火影的动机![误]

2008/06/13 00:20 | 纱 [ 編集 ]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daisy0830.blog5.fc2.com/tb.php/21-2580e783

| TOP |

ephemera

Author:ephemera
21岁 大学生
腐女子 若干宅属性
糟糕与正直并存
正义人士请回避m(_ _)m

私の

あなたの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足迹

木の箱

人の足音

喵~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